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好日子心水 >
咬人的不一定只有王八
点击次数: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8:21
 
  
  贯穿肇庆市的那条江叫西江。别看那条江不大,比起长江、珠江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。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西江里物产丰富,各种鱼类河鲜都有,也有王八。那天,小孩说想吃河虾(而且特别声明是怀了孕的河虾,她爱吃虾蛋,这个季节,河虾一般都有喜了)。我就驱车前往江边,渔民一早就把当天扑捉到的河鲜就地处理,如果来的及时,肯定会买到新鲜的河虾。我刚到江边,就看到一个渔民提着一篓河鲜,从船里下来。我一拥而上,挑了活蹦乱跳的二斤河虾。余兴未尽,拿过渔民的鱼篓往里瞄,发现有一只巴掌大小,通体泛黄的甲鱼。它静静地蛰伏在渔人的篓子底,扮可怜的困兽状。
  
  我问渔民:这是甲鱼吗?他笑嘻嘻的说:这是野生王八。唉,半斤和八两,还不是一样。为了尊重野生动物,还是称之为甲鱼吧。我对野生动物有一种天然的好感,决定将甲鱼抓起来研究一番。当我小心翼翼地将左手饶到它的身后,准备堵抓其后路时,它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咬住了我的左手大拇指。我当即大叫一声,甲鱼一惊,立马松口。被咬的大拇指顿时血流如注。当我拭去拇指上的鲜血,一个黄豆大小、深约1mm的伤口顿时出现在眼前。
  
  围观的人都尖叫起来,有人甚至掏出手机准备打120,被我及时冷静的制止。我说都在风雨中这点疼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。留下这点伤,让我去参加2012年伦敦残奥会,说不定还能拿金牌,成就一番作为正常人无法成就的伟业,然后给创可帖、中华鳖精打广告,一年捞个几千万广告费,将长江黄河、大小湖泊、山塘渠沟买下来再将甲鱼赶尽杀绝,报一咬之仇。
  
  就地取材,用纸巾裹住手指,回到单位。同事惊问怎么回事,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我的宏伟梦想说了一遍,同事们七嘴八舌的说,不得了啦,一定要到医院打疫苗。给她们这么一吓,我也在想,才五十来岁,万一得了个狂犬病,我怎么面对江东父老?还是去医院吧。单位附近有一个诊所,是某某医院的分院,我大义凛然的走进诊所。诊所里一矮胖的男医生正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报学习,我小心翼翼的问:医生,给甲鱼咬了,要不要打针?他头也不抬地说:要打,一定要打,凡是被动物咬了,都要打狂犬疫苗。我再问,要多少钱?那人像是脖子不能活动,依然头也不抬,冷冷地说:300多。300多?而且是人民的币,怎么这么贵!打几针就牺牲了我的一顿美味甲鱼汤。我有点犹豫了。决定先上网查查吧,找专家咨询一下再说。
  
  网络无所不知,我想应该能得到正确的答案。上次我上网咨询,说一根蛇骨头刺进了我的脚掌怎么办,立刻有人提供了答案,说用龙骨挑出来。我再问,哪儿有秦始皇的尸体买,居然有人说到阿里巴巴。这么高难度的问题都能在网上找到答案,查被甲鱼咬的问题一定是小菜一碟。于是在百度搜“甲鱼咬”这个关键词,搜出1980个结果,再搜“老虎咬”,搜到29300个结果。看来,这个世界,甲鱼对人身安全的威胁远不及老虎的1/10。同时,这也说明甲鱼要比老虎珍稀得多。能被甲鱼咬是我的荣幸。要是哪一天甲鱼灭绝了,作为曾和甲鱼亲密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地球人之一,一定是媒体、野生动物爱好者、孩子们追捧的对象。到时候,我可以写一本书,述说我被甲鱼咬的传奇故事,那本书一定会是不朽的经典,一定会成为从事爬行动物研究的人的必读书目。
  
  呵呵,扯远了。网上查询的结果分两派,一派是打疫苗派,包括乙肝疫苗、狂犬疫苗、禽流感疫苗、爱滋病疫苗、天花疫苗、破伤风疫苗,最好都打一点。其理由是,甲鱼是野生的,没人管,万一它在别的地方咬过乙肝病人、爱滋病患者以及疯狗和得禽流感的水鸟呢?其逻辑无懈可击。另一派是不打疫苗派。其理由是甲鱼不带病毒,不必打什么疫苗。我顿时没了主意,只好打电话咨询在卫生防疫部门工作的朋友。朋友说,狂犬病毒之类的病毒只有温血动物才携带,甲鱼属于冷血动物,不可能携带病毒,大可不必去花那个冤枉钱。心中的石头这才落了地。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,这个世界,咬人的不一定只有王八!
访问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