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好日子心水 >
我从报纸旅游广告上报的云南十天游
点击次数: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8:22
吃了还想吃的饭菜
  
  前几天,老公被单位派去出外参观学习,回来后,一直在我耳边唠叨途中见闻。开始我还保持风度“哦哦”的应付着他(其实心里,羡慕嫉妒恨),后来听多了,我真想拿枕头堵他的嘴(谁叫他不带我去)。说到旅途吃的阳澄湖大闸蟹时,我狠狠的咽了下口水(我最爱吃大闸蟹了)。大闸蟹勾起了我的食欲,也让我回忆起饥寒交迫的云南之行。那一年,单位开恩派我外出参观,地点自选。因为广告上挂的是培训班。也因为这次云南之行,使我大开眼界,记忆犹新。现在,要是你问哪里的饭菜吃了还想吃,让我告诉你吧,那就是云南的饭菜!
  
  那一次,相约1998,大约在冬季。我从广州踏上飞往昆明的飞机,途中,就吃了飞机配送的盒饭。这盒饭喂猫,猫估计能吃饱,可是要喂饱中午饭都没吃的我,恐怕少了点。想问漂亮的乘务员再要一盒饭,走看右看前看后看后,话到嘴边欲言又止,连同那么丁点饭一起咽下肚子。下了飞机入住酒店后,已经晚上9点多了,我赶快上街找餐馆。可是餐馆大多打烊了,好不容易找到一家,刚好是粤菜馆。进门就用粤语喊:老板,有饭吗?老板像看天外来客一样盯着我,不明就里的问:你说啥?唉,山寨“粤菜馆”,哪有广东人不会说广东话的?我只好用普通的话说了一次,然后点了二个菜,一个汤,一个蛋炒饭。云南的米饭很特别,一粒粒膀大腰圆,长得颇像韩红。饭粒们又很独立,也很要强,一粒是一粒,彼此之间决不粘粘乎乎,也不轻易屈服于牙齿,吃到口里,简直可用舌头一粒粒数到喉管里去。
  
  而菜呢,我发现了四点:一是云南人民对萝卜青菜有仇,总是变着法子折磨可怜的萝卜青菜。端上一盘是肉炒萝卜丝,只见萝卜不见肉。还端上一盘,是萝卜丁躺在开水里--老板说那是汤。二是云南人民对油很反感,仿佛菜里有一滴油,就是滔天大罪,所以你要在菜里见到油分子是十分困难的。三是云南水资源丰富洁净,那么硕大一盆汤,大到可以洗脸、烫脚。那是何等清亮透明的好汤啊,如果不是里面飘着几片菜叶,你根本看不到里面有汤存在。四是云南人民不爱吃肉,在那吃了十天,我都忘记猪长得什么模样了。难怪昆明的肉价是省会城市最低的。我们到的那天,昆明的肉价才突破15元/千克。
  
  这样富有特色的饭菜是我在家时难以吃到的。于是我甩开膀子大吃,以前晚餐只吃一个苹果的我,到云南后,胃口大开,一般都在两碗饭以上。不过吃过后几分钟,又饿了。时刻保持的饥饿感,使我们充满了对下一餐的企盼向往,因而整个旅途也变的无比充实和新奇。印象深刻的是游完大理古城后的那餐晚饭。在桌上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蒜苔炒肉丝,炒得很可口,很有广东味,这菜很快被一扫而光。同桌的北京学员说,这菜不错,要他们再加一盘,我请客。菜很快端上来了,他掏出皮夹子问服务员多少钱?服务员说,加菜是免费的。他接连两个感叹:民风淳朴啊,民风淳朴啊。
  
  云南的民风淳朴,云南的导游更会说话,临走的那天中午吃饭,导游对着我说:吃吧吃吧,这是最后一顿饭了,多吃点,好上路。我放下碗,马上奔机场,换成第二天的机票。
访问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