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经历过风吹雨打很多年后的现在
点击次数:发布时间:2017-09-12 18:29
 午间静思疯狂
  
  我可怜的午休时间啊,本想好好的睡一觉,正在迷迷糊糊就快见到周公时,也不知那根弦搭错了线,一个激灵又醒过来了。想起了什么事,昨天午饭时,听到同事调侃说,在年轻时做一两件疯狂的事,老的时候就会拥有深刻的回忆。开始我对这种说法很不以为然,疯狂?怎样才算?打架斗殴?未婚先孕?还是更可怕一些……私奔?天!综上所述我对这些事仍是不敢想象,不能理解。但最近发生在身边的一些事,使我对疯狂的认识也逐渐改变。
  
  堂姐有个女儿,年龄三十有几,孩子已经上小学了,正是需要呵护的时候。堂姐的女儿最近却爆了冷门出来,她爱上异地的网友,执意要离婚和那个姐姐和姐夫都不知道是方是扁的男人双宿双飞。七大姑,八大姨,几乎能动用的亲戚轮番上阵,都是无济于事,最后无功而返。拗不过她的亲友们毫无办法,只有让她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和那个男人见了面,也许见光死,她也就死心了。谁知事与愿违,她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和老公离了婚,只花了半天功夫不到,男方也许伤透了心,也许本来就没什么太深的感情,所以很顺利的她就净身出了户。待她爸妈知道时生米也煮成了熟饭,一家人哭笑不得,不心疼为她结婚买的高级音响、空调冰箱洗衣机,不心疼她辞掉的人人羡慕的好工作,不心疼可爱的小外孙,只是担心,这孩子究竟怎么了?……后续没有了,因为是不久前发生的事,我暂时还不知道她幸不幸福。很疯狂吧?至少以现在我的承受能力来讲,这就是够疯狂的一件事了。
  
  老实说,我并不赞成这种做法,不光是她,家里的所有人哪个没为此事死上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脑细胞。也不敢说我了解她或是理解她,因为我属于榆木不开窍那种人,本人命苦,好不容易有个窝,别说整片森林,我有一棵树就够了。在这我要说的是,我希望她幸福,很幸福很幸福,这种疯狂的事一辈子还是做一次就好了,老了的回忆不知是苦还是甜呢。
  
  仔细想来,到我老了,好象也没什么可回忆的事,所做的件件事都和疯狂沾不上边。硬要算的话,就是青涩年代时,刚参加工作不久,给别有用心的人无中生有的造谣,给领导冤枉时,一时想不开,跑到远方的亲戚家散心,等事情真相大白,好多人还以为我自杀了时,我早忘了所有的不愉快,一脸喜气的又回来上班了。事后,闺蜜告诉我,领导可急了,密锣紧鼓的到处找我,而我竟然没事般的惊讶:找我干啥?我当作那次是一次旅游呢!真是年轻可畏,这算不算疯狂呢?如果算,到老时,我也有回忆的资本了。
  
访问手机站